替天行盗 第四百一十章【夺帅】(下) 石章鱼

  琉璃狼郑千川望着满身血污的黄皮猴子黄光明,不由得怒火中烧,495012.com马会平特论坛,他派程富海和吕长根两人带着八百多人前去,可这群人竟然连马家屯都没有靠近,就被人伏击,死伤大半,至少目前来看,黄光明只带着七个人逃了回来。

  从有狼牙寨开始,他们就没有过如此惨痛的失败,88jj.com,郑千川强忍怒火道:“其他人呢?”黄光明摇了摇头道:“恐怕是全军覆没了……我们几个也是好不容易才逃出来,他们早就发现了我们的行踪,在马家屯外的松林内伏击,我们误入雷区,战斗还没打响我们就已经输了。”郑千川咬牙切齿道:“你怎么还有脸面说这句话?”

  黄光明道:“他们人太多,而且武器装备精良,大当家当初给我们的情报可不是这个样子。”

  郑千川怒道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难不成是我故意让你们进了圈套?吃了败仗居然还这么理直气壮?”黄光明恨恨点了点头道:“是,我是吃了败仗,要杀就杀,要剐就剐,我黄光明死不足惜,只可惜了我带去的八百多弟兄,他们谁没有父母家人?大当家,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杀罗猎?”

  黄光明道:“肖大当家可不是罗猎所杀。”郑千川正要发作,此时忽然听到通报:“报!启禀大当家,六当家回来了。”

  “李长青?”郑千川闻言一怔,李长青这几年深居简出,就算是飞鹰堡有份参与的事情他都不会出面,没想到今天居然主动到凌天堡来了,他想了想道:“到了哪里?”

  郑千川本想起身出门迎接,可屁股刚刚离开虎皮交椅,却又改了主意,他重新坐了回去道:“那就请他们进来吧。”

  没多久,罗猎一行走入了丹心堂,丹心堂就是过去的聚义厅,郑千川当家做主之后将这里改了名称,郑千川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位卑不敢忘忧国,在狼牙寨的这帮部下面前时常鼓舞他们要留取丹心照汗青,可谁又知道这位口口声声的爱国者真正的身份却是一个日本特务。

  郑千川虽然没有出门迎接李长青,但是看到李长青出现在丹心堂内,却也不能仍然大剌剌坐在交椅上,他哈哈大笑,起身走向李长青道:“我还当他们撒谎,原来李大掌柜当真来了,今儿是什么日子,能把您给吹来?”

  郑千川嘿嘿笑道:“那我可受不起。”他发现李长青身后被五花大绑的岳广清,心中不由得一怔,看来李长青是给自己带礼物来了。

  郑千川并没有将话题转移到岳广清的身上,而是向吕长根看了一眼道:“老六,你舍得回来啊?”

  吕长根早就看到了满身血污的黄光明,黄光明也在看着他,棺椁内满腹狐疑,自己还以为他死了,想不到吕长根居然完好无恙的回来了,吕长根终究还是做贼心虚,他叫了声五哥,眼泪都下来了。黄光明现在的样子非常狼狈,满身血污,耳朵也少了一只,头上裹着纱布,吕长根跟他相比要好了许多,虽然脸上也有伤痕,可毕竟身上的零件一样没少。

  吕长根含泪道:“我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,幸亏装死躲过一劫,等他们离开之后,我才逃走,中途又遇到追杀,幸亏遇到了李大掌柜,是李大掌柜救了我……”说到这里他泣不成声了。

  罗猎暗笑,这吕长根的演技倒也不错,他向郑千川道:“郑大掌柜,这个人你认不认识啊?”他指了指岳广清。

  郑千川又怎能不认识岳广清,整个狼牙寨上上下下,本港开奖直播现场上海农商银行喜获农业,除了刚入门的新人,又有那个不认识,这位当年狼牙寨的七爷遁地青龙岳广清。

  郑千川道:“岳广清,你勾结张同武,出卖狼牙寨,残害兄弟,做出背信弃义吃里扒外的事情,你该当何罪?”

  罗猎道:“好一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我且问你,你去见我不是为了说服我归附张凌峰吗?”

  郑千川听他这样说心中暗自欣喜,看来李长青和自己是同一立场,估计张同武死后,李长青也看清了形势,以后的满洲必然是徐北山的天下,确切地说是日本人的天下,识时务者为俊杰,岳广清不知死活去李长青那里想要说服他,没想到撞到了枪口上,这李长青刚好抓了他来向自己卖好,无论怎样也算是送给了自己一份人情。

  岳广清道:“李大掌柜误会了,我可不是要说服您归附张凌峰,张凌峰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他能成什么气候,我岳广清就算再不堪也不甘心受他的摆布。”

  岳广清道:“天下间不止你郑军师一个爱国者,口口声声爱国可心中怎样想谁又知道?”

  岳广清道:“怎么?你怕我说吗?我当初为什么要逃离凌天堡,我大哥在的时候我不逃?为什么你当了大当家我要逃?”

  岳广清道:“张同武至少不是卖国贼,至少他没有投靠日本人,大哥在的时候,最恨得就是日本人,他为何不接受徐北山的整编?因为所有人都知道,徐北山是日本人的一条狗。”

  外面忽然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道:“让他说,就算死也要他死个明白。”却是疤脸老橙程富海从外面走了进来,程富海是狼牙寨的四当家,可是谈到资历他甚至比肖天行还要老,自从肖天行和洪景天死后,程富海也不再参予山寨的事务,不知今日因何会突然现身。

  郑千川隐约觉得有些不妙,连程富海都出动了,虽然岳广清犯了大忌,可是程富海他们几个毕竟是结拜兄弟,程富海前来到底是为了给他说情还是要向自己发难?程富海的地位和其他人不同,当年肖天行活着的时候都要敬他三分,自己多少也要给他几分面子。

  程富海来到岳广清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道:“老七,你给我说明白,因何要背叛弟兄们,今天你要是说不清楚,我就亲手毙了你!”他掏出手枪,抵住岳广清的额头。

  郑千川看到他如此举动慌忙道:“四哥,别动气,先将他押下去慢慢审问,李大掌柜还在呢。”

  岳广清道:“四哥这个逆贼骂得好,郑千川,你敢不敢当着所有兄弟的面说出你的本来身份?”

  郑千川的手落在了腰间,他有种即刻将岳广清崩了的冲动,可是程富海恰好挡住了他,从他目前的位置是不可能一枪射杀岳广清的,郑千川意识到不妙,程富海不是来向岳广清发难的,他根本是来保护岳广清的。

  程富海忽然调转枪口瞄准了那人道:“今天不把话说清楚,随都不能离开,否则老子第一个崩了他!”

  郑千川已经能够断定程富海的立场绝不在自己这边,他冷笑道:“洪大哥,还要怎么说清楚,我知道他是你的结拜兄弟,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,咱们不能因为手足之情而乱了规矩,来人,把岳广清给我押下去。”

  两旁马上有人向岳广清涌去,程富海怒道:“娘的!谁特么敢过来!”两旁人被程富海威势所慑,一个个向郑千川看了过去。

  郑千川意识到自己必须要尽快控制住局面,否则不堪设想,他冷哼一声道:“谁敢违抗命令,以军法处置!”

  “谁的军法?日本人的军法吗?郑千川你为什么不把自己勾结日本人出卖狼牙寨利益的事情说出来?”岳广清大声道。

  此时有十多人向中心奔去,他们是郑千川的亲信,这种时候他们选择遵从老大的命令,郑千川才是狼牙寨的大当家,所有人齐齐掏出了手枪。吕长根道:“千万别开枪,千万别开枪,自己人,都是自己人。”他来到黄光明的身边低声道:“五哥,咱们才是结拜兄弟啊。”

  黄光明抿了抿嘴唇,他的手也握住了枪柄,扬声道:“我看谁特么敢动我四哥!”

  吕长根也掏出枪来,大叫道:“老子就操了,都特么反了,老七犯了错是他的事情,谁让你们拿枪对准我四哥的?”

  一时间整个丹心堂内陷入了极其紧张的对峙状态,此时外面传来嘈杂的脚步声,却是郑千川的警卫队赶到。

  紫气东来常旭东是程富海他们结拜的老九,可现在却是郑千川最信任的人,还被委以重任,常旭东率领数十名荷枪实弹的卫兵进入丹心堂,怒道:“我看谁敢对司令无礼!”